“想不到为师和你钟亡师叔铸剑除魔无数,度化仙神漫宙,魂坚神警,却让他用了手段,破坏了大界无极宙得来不易的祥和,为师真是惭愧!”

  度魔剑祖和钟亡恢复光明神慧后,想出宙夺回光明五元,自然是来不及的,看着白发飘飞,依冉神态自若的爱徒浪缘人祖,说道。

  “恩师和钟亡师叔无需太过自责,光明五元被夺是坏事,却也是好事。”

  柳牵浪神眸深邃,视线由宙外回到度魔剑祖和钟亡的身上,宽慰两位原始神尊道。

  “噢,牵浪,你这话是怎么个说法,还请说得透彻些。”

  钟亡闻言,和度魔剑祖对望,皆是不解,钟亡不由叹问。

  柳牵浪略顿片刻,然后道:

  “我们虽然有无上占神遥控星辰九婴暗中追踪黑魈,不过黑暗元界想必神秘莫测,仅靠九位婴神,恐怕不行。

  如今趁他们夺走光明五元之际,我在光明五元之上皆植入了魂神逐道。

  只要我想要接近他们,自行进入我自己的魂宙,通过魂神逐道就可以了。”

  柳牵浪很自信和说道。

  “即便牵浪拥有如此神能,然而大界无极宙失去了光明五元,未来长存堪忧啊!”

  度魔剑祖仍旧一脸愧色,叹息道。

  “嗯,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不过我们还有起码可以维持数个宙纪的光明神能可供消耗的。

  牵儿的《灭界全书》和小洛的《魔界烟书》尚在,其内的神慧之能,我们在万不得已的时候,都可以使用的。

  另外,浩古源宙九方能石皆在我魂宙之内,我们还可以不断加强修炼,汲取其内极限大能的。”

  柳牵浪镇定自若,缓声而言。

  “哈哈……”

  “牵浪,浩古源宙九方神石竟然在你手里,这真是太好了!大师兄,我们有浩古九方神石在手,还怕什么光明神能枯竭呀!”

  钟亡本来也是一脸郁闷之色的,听到柳牵浪的话,瞬间转忧为喜,大笑道。

  “师弟先不要这样乐观,浩古神石共有十一块,四方八位上下中,牵浪不过拥有其中的九块,所少的一定是浩古源宙的乾穹之石和中央心石。

  我们潜心修炼,的确可以激发一些四方八位神石和坤地神石的神能,但没有乾穹神石和中央心石同在,我们是无法更大限度攫取更多的光明神能的。

  另外,最大的困难是,并非所有的大界无极宙神都有和我们一样的势力去修炼浩古源宙神石的。

  要想维持他们的长生,只能是我们不断分期度能给他们。如此一来,不难想象其难度有多大。”

  度魔剑祖脸上虽然略有宽慰,但仍旧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也许牵浪还有另外的办法,让我们可以可以更少的消耗大界无极宙的光明神能,直到我们再度夺回光明五元的。”

  女娲娘娘一直神色平静,仔细审视着柳牵浪的神色,说道。

  “不错,女娲娘娘说的是,牵浪在想,于是我们在这大界无极宙提心吊胆的等待,不如我们迅速出击,携宙直闯黑暗元界!”

  柳牵浪神色刚毅,不可置否的说道。

  “携宙直闯黑暗元界,那岂不是光明神能消耗更快,偌大神宙,贸然进入神秘莫测的黑暗元界,不妥,不妥!”

  度魔剑祖闻言,断然否定。

  “恩师没有明白牵浪的意思,牵浪是想让全宙仙神皆入我魂宙,于九大浩古源宙神石间修炼滋养。

  至于直闯黑暗元界之事,由牵浪独行便可。而这大界无极宙,牵浪利用缩脉神宫,能入魂宙,日月山河回归无极阴阳大界日月山河神图,卷而负肩可也。”

  柳牵浪心意已决,进一步解释道。

  “哦!”

  度魔剑祖没想到这位性格刚毅的徒儿会选择这样做,心疼一叹,深望柳牵浪良久才再道:

  “我的好徒儿,你独创黑暗元界,那将会是如何艰难的历程,你可要想好啊,满宙的痛苦都由你一个人承担,你真的确定可以承受吗?”

  “恩师严重了,也许事实上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艰难。再说,诸位神祖,满宙仙神,虽然隐身我的魂宙之中,会让牵浪时刻心安的。

  后顾无忧,便前行无畏惧!恩师当年看中牵浪,选择度化孩儿,女娲娘娘天灵河赠魂,对牵浪期望满怀。

  牵浪以前没有让四位原始圣尊失望,牵浪自信,这次也一定可以挺过去的。

  还请诸位原始神尊在牵浪魂宙之中安然修炼,方便时替牵浪多多度化满宙仙神,当我们再次魂宙外相见之时,皆大欢喜!”

  此时此刻的柳牵浪为了浪缘神宙仙神的未来,想不到更好的选择,只好为自己打气,铿锵有力的说道。

  “三哥,这次,四弟陪你一起前往黑暗元界,不能再让你一个人受苦了?”

  “大师兄,我也跟你去!”

  “浪缘爹爹,小小莲儿也要去!”

  ……

  众神清楚了柳牵浪的决定后,无上占神宋震为可敬的三哥痛彻心扉,朗声说道。

  洁波太子,小小莲儿等很多仙神纷纷应声附和。

  “呵呵,魂神逐道,唯我可渡,你们的修行尚浅,魂神之路尚无,如何入道随我前往呢。”

  柳牵浪脸色平静,微笑道。

  “是啊,魂神逐道仙神界都可望不可及时身魂共渡之境。我们身为原始神尊都不能修炼到如此境界,你们实力自然更是无法企及。

  大家如果想为浪缘人祖分担痛苦,那就在他的魂宙中用心修炼,时刻为他祈福吧!”

  度魔剑祖知道是无法劝阻柳牵浪的,也不再劝阻,但是十万痛心的说道。

  “三哥——”

  宋震闻言,黑白二眉频扭,不由泪然。

  洁波太子,身穿一袭洁白的神龙袍,袍随风展,神武俊冷,曾经领导过无数次神龙天战,可谓威风无限过。

  然而此刻,他站在柳牵浪面前,自愧不如,满眼皆是敬佩的色彩,躬身看着这位从人道人族弥天而已行的大师兄。

  “大师兄,这是洁波神剑,剑动,宙河宙海随剑啸,一定可以帮助你的。

  神剑在你手中,三弟在你的魂宙也可以感应到,身不在魂宙外,但关键时刻却可以相助大师兄一二的。”

  洁波太子向柳牵浪深深施礼道。

  “嗯!这个主意不错,三哥,你带上我的明暗罗象无极盘,一来可行占卜事,方便联系星辰九婴。二来关键时刻可用来当作飞行神器。”

  宋震听到洁太子的话,也道。

欢迎大家访问:青春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79book.com/book/20775/2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