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发突然,当时场内都震惊了,潘可韵被砸倒,但并没有昏迷,她还试图站起来。随后,更加让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天花板上的电线短路起火,带出了一大片火花。这是我们警方在问询了所有被困人员之后得到的情况,也跟消防初步调查的结果一致,这场火灾是由电路短路引起的。”

  “现在的重点是,负责活动场地的南北策划方面表示,他们在前一天的布置中并没有这盏水晶灯,这盏水晶灯是第二天有人加上去的,是谁,目前还没有查到。”

  顾城骁的侦查经验是相当丰富的,张队长只是这么提了一句,他就嗅到了可疑之处,“张队长,您的意思是……不排除这是一场人为的谋杀?”

  张队长眼睛一亮,这个念头他只在脑海里闪现过,都没成型,顾城骁却能凭着不多的线索,一句话说出他的想法,他着实佩服。

  “南北与花嫁的合同,包括策划案的详细内容都已经上交,我仔细核对过,确实没有那盏水晶灯,但现场的人都表示先有水晶灯砸落伤人,然后再突然起火。那盏水晶灯是谁装上去的,拉的什么线,怎么装的,这些都有待考察。”

  顾城骁提醒道:“潇艺或者杨柳的人呢?”

  “潇艺经纪公司只是一个空壳公司,签约艺人只有林潇和蓝菲儿两人,林潇还是老板,基本可以排除了,重点在于这个杨柳慈善基金会。三日之前,杨柳向英杰保安公司租借了十名保安,用于维持招募会的秩序,这一点我们已经证实,而基金会的三名重要人员,当时身处后台,与起火点比较近,目前还在重症监护室里昏迷不醒,所以还没有获得他们的口供。”

  顾城骁惊叹道:“所以这场火灾,把所有有可能知道真相的人,都葬送了进去?”

  张队长眸色深沉,“对,如果谋杀成立,那么,策划这一切的幕后黑手,真的是狠,切断了一切与自己有关的线索,把所有人都赶尽杀绝,甚至还不惜连累众多无辜的人。”

  顾东君几乎脱口而出,大声地喊道:“杨柳儿,一定是杨柳儿!”

  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只有这个恶毒变态的女人才做得出来,她连她的表妹都不放过,无辜的人与她而言,又算什么?!

  顾东君恨得牙痒痒,他和杨柳儿的旧事都过去多少年了,先是有庆功宴迫害林渝未遂,再是有招募会密闭空间火灾,她策划这么多,难道就是想害死林渝报复他吗?

  可是当年,他才是被抛弃的人啊。

  顾城骁明白大哥的心思,连忙按住他的肩膀,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这么激动,查案靠的是线索,在没有线索之前就认定谁是凶手,这会对真相有所偏差,他们追求的就是那个唯一的真相,绝不允许有偏差。

  他私下认为,杨柳儿或许对顾东君因爱生恨而报复,但这绝对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她这一手策划,肯定是想掩盖更大的秘密。

  张队长补充说道:“杨柳儿方面我们也查过,杨柳慈善基金会早在五年前就由潘可韵接手了,杨柳儿只是以明星的身份挂靠一下,真正的责任人是潘可韵。”

  顾东君难得地露出了暴怒的表情,双手握拳,双目赤红,嗓音非常之压抑,“不可能,基金会一直都是杨柳儿的,潘可韵只是帮她打理婚纱店,而且最近因为一些事,潘可韵已经脱离了杨柳儿。”

  张队长却摇摇头,坚定地说道:“工商注册显示,潘可韵五年前就从郭瑶那里接手了杨柳慈善基金,至今都没有变过。”

  “郭瑶?是谁?那个基金会不是杨柳儿的吗?”顾东君疑惑地问道。

  顾城骁一直都在私底下调查杨柳儿,早就把这些隐蔽的事情查得一清二楚,他按住顾东君的肩膀,淡淡说道:“从法律的角度讲,杨柳慈善基金会从来都不是杨柳儿的,郭瑶是她以前的经纪人,五年前基金会大换血,换了现在的团队,潘可韵是那时候成为责任人的。”

  顾城骁没有说的是,基金会以前的那拨人,有的坐牢,有的车祸,有的出国至今未归。因为他调查金柏明的案子,查到一条与杨柳基金会关联的线索,这么巧当时基金会里接头的那些人都出了事,世上哪有这种巧合?所以他们另外立了专案,秘密调查,上次庆功宴的事情打草惊蛇,放了大假才让杨柳儿那边放松警惕。如果这件事真的是杨柳儿策划的,那么,她就是在野狼特战队的眼皮子底下犯案,厉害啊。

  张队长又说:“先不管杨柳基金会的组成,就这场火灾,很有可能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既是人为,那肯定要追责,目前的相关涉案人士,当属王泽宇和林浅的责任最大了,这一点,就算张队长不说,顾城骁也明白。

  而且作为家属,顾城骁需要避嫌。

  “不是她是我太太我才这么说,她的处事作风我能以人格担保,绝对不会为了效果而违规操作,别说合约上没有,就算合约上有,她也绝对不可能为了方便而私拉电线。”

  “我也可以担保!!”顾东君马上说道。

  张队长点点头,“这我也是相信的,不管是南北策划,还是花嫁策划,都没有害人的动机,影院方面就更加不会了,损失最大的就是影院。这幕后的黑手,一定是想隐藏什么重大的秘密,所以不惜赔上这将近七八十条人命。要知道,这七八十条人命当中,嘉宾就有52位,其中商圈大佬有34个,各个都是有权有势的人物。”

  太不可置信了,顾东君惊叹道:“事情闹这么大对幕后黑手也没有好处,会不会火灾本身是个意外?”

  顾城骁推测道:“这人就是冲着潘可韵去的,只是没想到会引起火灾,估计这人现在也慌了。”

  张队长拍桌赞成,“对,顾首长,你这一说,什么都解释得通了。”

  顾城骁:“但推测还是没用,要证据才行,现在赶紧去查查,到底是什么人想对潘可韵下手。”

欢迎大家访问:青春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79book.com/book/62873/1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