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改变是往好的方向发展,王渊是乐见其成的。

  王婷王浩洗脸,王盈跑去厨房找老妈去了,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什么。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也没有。爸,你是没见识,亏你还是老板。”

  “臭小子,才跟你姐锻炼几天啊,敢跟你爸我顶嘴了,长本事了啊?还说我没见识,跟我说说,你见识了什么。”王渊气笑了,拍了下儿子的头。

  王婷笑眯眯的看着,“我也没想到他们俩能坚持下来,出乎我的意料。他们俩变化很大,尤其是团团,长高了一截。爸,你也跟着我们训练呗,锻炼身体,以后跟我妈长命百岁。”

  王渊有点心动了,想着一家五口在小区里跑步的场景,小区里的人围着他们一家看热闹,摇头拒绝了。

  “不了,我一大人不掺和你们小孩子的事。你们训练你们的,工地上的事都忙不过来,哪里有空做其他的事。”

  儿子女儿被人看热闹了,是小事,一句小孩子胡闹打发了,他要是跟着一起掺和,绝对让人说他们一家有毛病。

  王婷又不是没在工地上做过事,老爸以为她不懂就忽悠她。

  “等以后退下来,我再带着你妈锻炼身体。”看到女儿还想再劝,王渊立马下了保证。

  老爸这么任性,王婷能说什么。

  三妹忙活了一早上,发面揉面,蒸了几笼包子,都是肉馅的,个个有拳头大,出笼全端上了桌子。

  不光蒸了包子,还熬了粥,想吃包子的吃包子,想喝粥的喝粥。还炒了个酸豆角下粥,油放得够够的,香味从厨房漫出来,一家子都在吞咽口水。

  王婷从厨房抱了碗筷出来,王浩已坐好了,就等着开饭。

  “好吃,太好吃了,妈蒸的包子跟阿嗲蒸的一样好吃。”王婷夹了两个包子放碗里,咬了一口后,立马夸赞老妈手艺好。

  三妹可是知道老娘的手艺有多好的,说实话,外面的大饭店的大厨都比不上。

  三妹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她的手艺一般般,女儿这么夸她,真是夸到她心坎里了。

  “好吃,你就多吃点。”说着又给王婷夹了个包子。

  双胞胎没什么感觉,可能是吃的太多了。

  “肉放多了都好吃。”王浩嘴贫的说,包子都堵不住他的嘴。

  平日里三妹可能也是被双胞胎这么说的,除了瞪了眼他,没有其他表情,因着王婷吃得特别多,一点也没打击到她。

  “有本事你来做啊,我看看你放肉多能好吃不。”王盈习惯性挑王浩的刺。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得飞起来,三妹还得在中间劝和,双胞胎听不听就不知道了。

  “婷婷,你今天有事吗?”王渊突然问王婷。

  他一开口,全家人都不说话了。

  “没事,爸,你有什么事?”王婷昨晚就计算好了,她打算四处转转,摸摸这个城市的底。

  “吃完饭,咱们去工地转转,顺便认识认识工地上的人,很多跟你爸我从小一起长大的,省得路上见了不认识。”

  说白了,王渊带女儿出去的目的有两个,一是通知其他人,他的大女儿回来了,二是让某些人知道他很看重大女儿,家里的所有财产,她都有份的,别以为他大女儿从乡下来,就瞧不起她。

  “好,我听爸的。正好我也想认识认识那些叔伯们。”王婷乖巧的说,去看看也好,就是有些人不欢迎她。

  “去工地做什么,到处都是钢筋水泥砖块,马王钉钉子,不安全又脏乱,万一扎到脚怎么办?你看哪个姑娘往工地跑的?婷婷,别听你爸的,街上好玩的多了,咱不玩泥巴,妈给你钱,一会你换身衣服,跟你弟弟妹妹去逛街去。”

  三妹就不喜欢自家姑娘,弄得一身泥回来,又不是男孩子,姑娘家就应该打扮的漂漂亮亮亮的,像公主一样,美美的出门,美美的回来。

  她等这一天等很久了,给王婷做了好多漂亮衣服,以往女儿在乡下,很多款式,颜色鲜艳的都没寄。

  王婷嘴角抽搐,老妈喜欢打扮人的那点子爱好,她真是……无话可说。

  “你别掏乱,行吗?”王渊也拿她没办法,舍不得说她,面对三妹很是无力,憋了半天只憋出这句话来。

  当着儿女的面,有些事不好跟老婆细说。转而看向王婷。

  王婷秒懂。

  “妈,我想去工地看看,那是我爸发家的地方,养活了我们一大家子。再说了,那是我爸的事业,我这个当女儿的不得了解了解,看看我爸赚钱多不容易。顺便替我爸看看,有没有偷奸耍滑的,浑水摸鱼的,咱们家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新官上任三把火,我得去好好烧烧这把火。看完了我再跟团团妮妮去逛街。”

  三妹看看王婷,又看看王渊,不知想到什么,就妥协了。

  “行,你想去就去看吧,跟着你爸,别到处乱走。要是有人说些乱七八糟的话,你也别跟她们吵,当没听见,回来跟妈说,妈会给你找补回来的。”

  儿女就是当妈的命根子,谁让她命根子不好过了,她让他们全家不好了。

  “知道了,妈,我不会跟她们吵。”她只会动手,这事就不用告诉老妈了。

  “团团,你也去。”工地那些人叫自家儿子“小魔王”的事,三妹是知道的,以前她是懒得理会,反正吃亏的不是她儿子。

  让团团跟着去,能看护着女儿点,不让女儿吃亏。

  “妈,我听你的,有我在,保证没人敢欺负我姐。”王浩非常有男子汉的气概,拍着胸口保证,他现在学乖了,不跟老妈老爸唱反调了。

  当然了,他敢唱反调,大姐就会冷血无情的镇压。

  其实他也很久没去工地晃了,怪想念的。

  王渊由着她吩咐这个,叮嘱那个,一句话也不插嘴,然后看向王盈,王盈一脸惊恐的摇头,“别看我,我不去。”

  以前她不懂事的时候,被老爸忽悠去了一次,到了才知道工地多脏啊,她那漂亮的裙子没几分钟弄得脏兮兮的,小皮鞋就像在泥巴里滚了一圈……打那之后,她就再不去了。

  打死都不去,谁说也没用。

  王渊有点遗憾,没把小女儿拐去工地,明明工地上也有很多小朋友的。

  “你在家没事跟我们一块去转转?”拐不了小女儿,王渊想拐三妹去。

  “你真想让我去?”三妹似笑非笑睨他,“要我去也行,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他们要是不来招惹我,你好我好大家好,要是当着我面说些不三不四不着调的话,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三妹心里还有怨气没散呢!

  大女儿跟她说的话,她不想相信,她嫁给王渊十几年了,儿女都有三个了,那边再不喜欢她,看在团团妮妮的份上,也不会那么绝情对她。

  但她心里留了个影,回来之后隔三差五就会想起那事,不弄清楚了,她寝食难安。趁二姐二姐夫不在家,特意去了趟工地,旁敲侧击从外甥女那里打听到,余丽红就是二姐夫从老家带过来,给王婷她爸当情人的。

  勾引得了就勾,要是能将她挤下堂就更好了。

  工地上人来人往,不好下手,二姐夫也犯愁,谁想她自己自作死,将她调到家里来,这不等于她亲手将这个机会送到余丽红手上。

  要不是大女儿发现了……三妹想想就不寒而栗。

  二姐夫敢这么算计她,二姐不可能不知道,有可能三姐三姐夫也掺合了。

  难怪她调余丽红在家里做事后,她感觉他们两家子人看她的眼光古里古怪的,怕是没少在背地里看她笑话,巴不得她跟王渊离婚。

  这事,她们母女一直瞒着王渊呢!人都抓走了,以后出不出得来还不知道,说出来有什么意思。

  如今,她对那边的亲戚,全部寒了心。还不如一个外人对她好,有还不如没有。

  “那还是算了。”王渊想想三妹性子软,跟那边的人合不来,那边不省心的人扎堆,三妹跟他们见面只有被欺负的份,他舍不得。

  见一次遭一次心,还是不要见面的好。除非必要。

  三妹早就料到是这种结果,笑了笑,“我有事,之前跟布料店铺约好了,要去拿几尺布回来,给囡囡她们几个做几身衣服。”

  “妈,我衣服很多穿不完,我就不用做了,给团团妮妮做几身,你跟我爸也做几身,回去那么久也没见你们俩带了几套。”

  王婷还想着,老妈要是去了工地,她就护驾,谁要是挤兑她妈,她晚上就去套人麻袋。

  可惜,老妈不配合,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王婷咂咂嘴,有点小遗憾。说实话,她看那边的人不爽很久了,从上辈子到这辈子,两世都没什么机会揍他们一顿。

  “我要做新衣服,”王盈一听要做新衣服,开心的差点跳起来,“妈,前两天我在百货大厦那里,看到一条裙子很漂亮,颜色不是我喜欢的。吃完饭,我们一块去看看,我想要一条黄色的,不要太黄。”

  :。:

欢迎大家访问:青春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79book.com/book/63744/372/